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9年2月19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校园 > 高中校园 > 文学社团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湖北省仙桃一中海天文学社 2019-02-19 15:22:45  发布者:  来源:本站


 

海天文学社成立于20179月,是湖北省仙桃一中为培养学生写作特长,提高学生人文素质,促进学生审美人格形成,构建优质校园文学教育生态系统而成立的学生社团。

文学社由校长任总策划。现有初高中社员500余人。文学社定期出版社刊《海天》,定期举行写作培训、改稿交流、读书演讲、名家讲座等活动,并积极组织社员参加各级各类写作比赛。

20187月,海天文学社被中国少儿出版总社、《中学生》杂志、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校园文学委员会评为“全国中学示范文学社团”。《中学生》《语文世界》《课堂内外》等名刊纷纷辟专版为文学社开设专栏。社员们已在《中国校园文学》《美文》《作文》等报刊发表作品。“叶圣陶杯”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社员频频获奖。

海天文学社与新高考改革接轨,让校园文学成为语文教学起飞的双翼,在学生自主招生方面起到了推动作用。2018年,十余名应届高三社员凭借发表文章或作文获奖,敲开了武汉大学、中山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名校自主招生的大门。

海天文学社已成为湖北仙桃一中“阳光跑操”“社团活动”之后又一体现素质教育成果的新亮点、新名片。

【学员佳作】

我想归居田园

雷琳熙(湖北省仙桃一中海天文学社)

我想,在尝过世情百味,走过红尘迷雾之后,归居田园,与乡村为伴,与清风相随。闲对春花秋月,一壶浊酒度尽人生。

我想,拥有一方池塘,一幢木屋。池塘不用很大,最好足够肥沃,可以种上一池荷。

房子很小,有着木质的家具和米白色的窗帘,足够温馨。明亮的落地窗可以使阳光充分透进房间,细细的灰尘浸在阳光里微微浮动。暖暖地醉了整个午后。

有风的时候推开窗,阳台上的晴天娃娃低声絮语,我认真聆听着她的独白。和着风的声音,浅浅睡去。

早春三月,农耕时节,我亲自挽起袖衫上阵。在满池的清波里种上莲藕,潋滟的水色映出我笑脸的模样。

挎着竹篮,去春天的河边采藜蒿,一只黄白相间的小狗从金黄的菜花里窜出来,将我吓了一跳。抬头突见一株野桃,在阳光里兀自粉红灿烂,仿佛和小河里嘎嘎叫着的鸭子叫板,是你还是我,谁先读懂了春天?而河边的杨树也不甘落后,舒展出绿叶,水面倒映出她们清丽的靓影。

夏日慵懒的时光里,屋旁的洋槐树滤过温热的阳光。金灿灿地碎了一地的流年。透过指缝看着碎碎的光线,直到眼睛流出泪来。

盛夏的夜晚,搬出老式的旧竹床,摇蒲扇,听风声。满池的莲花已开了,片片荷叶溢满了花的幽香。荷塘月色,月光倾城,兴起时,信手扯一尺月华,就着花香下酒,乃是酒仙的境界。

我静静坐着,看不远处的小狗追着飞蛾撒欢,追着追着,忽地跑进了门前大片的芒花丛里,栖在芒花中的萤火虫哗然飞起,顷刻间便满天星点。美!美得小狗都呆住。然后就是坐在微凉的夜风里,数着萤火虫一只只飞回芒花里,只留下大片的芒花在月光下静静摇曳。

此时,若是想喝上一口好茶,须得学《浮生六记》中的芸娘把碎茶叶在落暮前放到盛开着的荷花中,才配得上这夜色。夜晚时分,荷花收起花瓣,紧紧裹住茶叶。经过一整晚花香的浸染,第二天起个绝早,拂开薄雾取回茶叶,再用水冲茶,除了茶的滋味,更暗含着荷花的不俗之气。

闲来无事可以到田埂上散步,看远方的树,南飞的雁。若是下雨了,顺手折几顶荷叶,除去莲梗,便是绝好的雨衣。

天气好的日子里,约上朋友去钓鱼。钓来的鱼裹上荷叶,就地用池水煮。若运气不佳,小炒藕带也是一道美味。

等到夏日过尽,任一池荷在风中枯萎,留下一池枯荷。雨来时,坐在窗台,看茶中的水气氤氲上窗玻璃。雨点嗒嗒打在荷叶上,洗不尽,岁月的铅华。

留几片干净的荷在家里,寂寞时候,撕碎了泡来喝。我坚信,她们拥有着自己的记忆,溶入墨绿的血脉。沉默中,我尝到了盛夏黄昏的微风,深秋急雨的味道,寒冬枯叶上的白霜,春季萌芽的呐喊......

立冬的第一场霜,哗地染白了所有的荷,她们坚定地目视前方,一如初见时的孤绝。乌黑饱满的莲子咚咚落水,沉入河床,回到最初的故里。来年春天,便不必再播种。

泡一杯清茶,独坐木椅,窗外一池枯荷,听雨声滴嗒,最冷的寒冬里,也不会寂寞。

留得枯荷听雨声。

 

留住古老的美

龚佳欣(湖北省仙桃一中海天文学社)

当城市四处充斥着大同小异的高楼大厦,当眼中所望皆为钢筋玻璃,当古迹成为招揽顾客的噱头——一切的一切,无不警示着我们,古老的建筑正离我们远去。

我愿意轻抚古老城墙上斑驳的痕迹,而非粉饰一新的冰冷砖块;我向往于苏子笔下“竹篱茅屋趁溪斜,春入山村处处花”的古老村落,流连于沈从文笔下独有的湘西风情——因为它们满含历史的气息,是最真实的触感。而如今,许多古老的美好都只能存留于纸上,永远地定格在历史的回想之中。

狭长幽深的古巷,湿漉漉的青石板上发出笃笃的脚步声,青砖红瓦,飞檐翘角。远处云雾缭绕,恍如仙境,引无数情侣神往,溪边梆梆的捣衣声,弥漫着古朴的气息,勾起无数游子的思念——凤凰,一座被自然所眷顾的古城。

一部《边城》成就了沈老,也把凤凰介绍给了世界,于是,一座古城成为了一座枯城。原住民被迫迁走,留下空荡荡的“观赏品”,原汁原味的民族风情被酒吧的异域风情所侵占,往日的古朴气息早已随风而去,空气中充斥着恶心的铜臭味,来来往往的游客,又有几人真正懂得吊脚楼的孤独呢?

翠翠渡一世情劫,在河边用余生等着傩送的归来,而凤凰古城亦在等,等一个能真正懂它,真心爱它的意中人。

何为爱?在般若智慧中,真正的爱即为慈悲。对众生怜悯,于古迹而言更是如此。

梁林夫妇面对佛光寺惊人的发现,却选择尊重古迹,不去打扰。既然无法给予古迹应有的归宿,不如还它一片清净,这才是对它真正的呵护。哪怕世间会留有遗憾,那又何妨呢?

反观欧洲各国,保护文物就是保护他们的生活品质。

住宅楼前的拉丁文招牌屹立千年不倒,市中心著名的咖啡店存在了数百年。哪怕当年专供骑马官员出入的楼梯,“一步跨不完,两步又稍局促”,早已不具合理性,但没有一个人打算改动它,因为它是历史留给后人的最好馈赠。

保护古迹的意识早已深入每个欧洲人的灵魂,善于创造的欧洲人,甚至将这种意识展现在服装、建筑、音乐设计中,掀起一股复古浪潮。

然而,某些国人忽视了古迹对一个民族的深远意义。为了规划城市,北京城墙毁了,济南老火车站拆了,“太太的客厅”随风而逝了……

而如今的我们,后悔了,开始疯狂地仿建古迹。虽有相似的景观,可少了一份历史的厚重感,仿的建筑终究是个“假古董”,沦为一个城市最大的笑料,每每被人忆起,无不是痛心疾首,哀叹连连。

不打扰并不意味着敬而远之——李玉刚将戏曲与流行音乐完美融合,让《贵妃醉酒》重现生机;《中国诗词大会》以综艺比赛的形式,鼓励人们追求诗和远方。同样,乌镇,插上互联网的翅膀,迎着IT发展的浪潮,成为中国古镇的代名词,向世界展示中国氤氲千年的文化底蕴。

西班牙城市学家帕莱米曾说,“中国的遗址保护工作太粗糙,马塞罗娜的奇迹是用800年的时间,由每一个公民的努力所创造的。”也许有人会说,古建筑离我们太远,但其实,只要我们留意,就会注意到它的存在;只要伸手,似乎就能触碰;只要携手,就能创造奇迹,就能留住古老的美好。 

 

我的明媚校园

王紫洁(湖北省仙桃一中海天文学社)

你未曾见过,春日里一簇簇的迎春花开;夏夜里,飞虫点点,星子烂漫;秋风里,枯叶寂寂,金菊璀璨;冬霜里,嬉闹的孩童温情满溢的笑脸。这是我明媚的一中校园,也是我蓄积已久的温存回忆。

“在你衣襟上,浸染着我整个少年时代的芬芳。”想要把这句话送给我的校园。偌大的天地,记载了我所有的青涩岁月,一如初生的橄榄,酸涩又明媚。从初踏入校园的懵懂稚子,到如今成长为一名有思想有感悟的青年学生,岁月清浅,美好自持。

清晨,踏露而去,远方初生的朝霞连缀成远山模样。纵有倦怠,也觉神清气爽,朝气勃发。每日的朝读便是伴着窗外氤氲雾气消散而渐渐明晰了然。随着阳光跳跃的步伐,你会看见校道一旁矗立的梧桐,非常沉默非常骄傲,像是无言的士兵,亦如少年时代倔强的我们。与之相呼应的,是如碗大的白玉兰,高挂枝头,身姿柔美色彩纯白,一阵花香袅袅,亦能伴你午间安然酣睡,而暮云叆叇,夜色四合,你大可在校园廓道里捧一本《红楼梦》,偷得浮生半日闲。若你得空,可在月华下漫步或是驻足“听取蛙声一片”。校园里的一天一天温暖又迟缓,此刻生命的美好都在用力地舒展,那是极尽的欢娱。

而我的校园也在四季的光影中交舞着变化。

春季,冰皮始解,体育场旁迎春花枝伸展腰肢,犹似佳人柔顺飞扬的长发。花骨朵一丛丛冒出来,绽开黄澄澄的笑脸,笑声点亮了四面风。而春风染绿枯枝上的新芽,鹅黄嫩绿,这是对新生命的礼赞。一片红墙白瓦,处处春意盎然。

夏至未央,有骄阳似火,热烈又深沉,树木茂密生长,花朵竞相怒放。有迎风而舞的栀子花,花香惹人醉;有欢歌雀跃的蓝尾鸟,俏皮又可爱;有明净如洗的湛蓝天空,白云流遏。而夜间里的繁星像是被参天树木戳破的窟窿,透出天外的光亮。飞虫在微弱的月光里找寻自己的归处,竹木也在月光下簌簌作响,犹如天籁悠扬。

秋天,九月金风送来桂香,一如耳畔呢喃的温存软语,就连路边菊花也作了此刻的点缀。走在金黄落叶铺就的林荫路上,听落叶细弱的呻吟,看盛夏落花零落成泥。冬雪阵阵,自有傲梅挺立枝头。最爱在高处看细雪沐浴下的校园,将明或暗,雪盖下蕴藏着的是又一轮新的生命。

尤爱我的明媚校园,想她言笑晏晏,与我永存;想她踌躇满志,乘风破浪;想她鲜妍明媚,一如初见眉眼温柔。当是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上一篇:陕西省渭南市澄城中学玉泉文学社
下一篇:最后一页

媒体链接
友情链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