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文学 > 中学生文学 > 文学新蕾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薛诗瑶:十四届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十佳小作家” 2017-04-04 20:42:27  发布者:丁毅  来源:大赛秘书处

简介

薛诗瑶,女,浙江省乐清市嘉禾中学高一学生。在《视野》《美文》《作文评点报》《青少年写作》等刊物上发表作品20 余篇。曾获得第十三届叶圣陶杯 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决赛一等奖等奖项。

 

获奖理由

薛诗瑶的写作想象丰富,因为她具有一颗敏感而炽热的心。她善于从生活中挖掘如《最美好的气味》的故事,不拘泥于平面化的描述,而是拉长时空,甚至把银河也倾泻到心里, 充分表现了花季少年敢于想象的特点。这也为长大后培养创新精神打下了好底子。

最美好的气味

我一生下来,就带着一股特殊的气味,那不是母亲的血液与羊水交杂在一起的味道,也不是戴着口罩、穿着一身隔离服的医生所发出的消毒水气息,更不是手术台上簇新的一次性塑料床单所发出的使鼻子有些刺痒的气味。总之,是一种使每天与各种气味打交道的爸爸也为之震惊的美妙味道。

于是,人生第一次当爸爸的这个男人从主刀医师手中接过这个奇异的婴孩,手略有些颤抖,却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以及一种混杂在莫大自豪感中的恐惧,他怀中的孩子不停地哭喊着。可当爸爸的,却贪婪地吮吸着孩子散发出的香味,他觉得自己已得到了这世上最芬芳的气味,他甚至不愿将孩子给他的已快虚脱的妻子看一眼——他不愿别人同他共享这世间最为美好的气味。

他笨拙地摇晃着我,我看见他的身旁有好几个年龄较大的女人,她们的脸上都充满着欣喜和好奇。她们急急地想要一睹我的容颜。原本沉醉的爸爸忽地被她们的一拽给拽醒过来, 他将手中的我向下一沉,极为自信地展示我的真颜,心中充溢着满足。

身旁的声音突然多了起来,其中的一个女人说:这孩子眼睛是睁着的,还有一副清秀的五官,比别人都要特别。以后一定能成器。”“您还有什么发现吗?爸爸欢喜地问。啊?对了,他天庭饱满,鼻梁直挺,体重六斤二两,恰恰好,长大了一定是一个一表人才的少年。”“还有吗,还有吗……爸爸着急地问, 他觉得她还没说到点子上,有些迫切。您没觉得这可爱的孩子身上的味道很独特吗?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呀。”“您再好好闻闻,一定有的。爸爸有些急了,他怕只有自己发现了孩子的独特之处,怕他会像自己一样不被人赏识。好啦,好啦!你说有就有了。爸爸听出了这话语间的敷衍之意,有些颓然地坐了下来, 手中抱着我,冲着我蠕动着嘴唇,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说,仅是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呜咽。但他坚信,自己的孩子由骨子里散发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味道。

许多年后,我踏上了同父亲相同的道路, 成为了一名香气调制者。奶奶和姑婆说,父亲就是因为这份工作而疯的,在我出生的那年, 他不停说我有一种独特的气味。

又过了几年,我也喜得一子,我觉得他的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味。也许这就是当年我的父亲闻见的那种味道吧。我不停地和母亲说, 我懂得了父亲。母亲以为我疯了,她说这份职业到底对我们的家族下了什么魔咒,使得我们一个个都陷入了魔障。

但我确定闻到,这世上最美好的气味—— 做父亲的气息。

 

银 河


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

这样的夜空是你最爱的,星辰像碎钻石一样铺陈在深蓝的带子上,夜风晃动,带子上的光便像波浪一样荡着,柔柔地闯进心里。你说你喜欢这样的感觉,说这话的时候你的眼里烁动着,像蓝色海洋上泛的荧光。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你眼中装着一条银河。

那条银河总是时不时地出现在我眼前,映出的光让我不由得心神颤动,像是个溺水的人。然而,你没有给我一个让我溺亡在你眼中的机会。你走了。

从那个晚上以后你再也没有出现,原本共同徜徉于银河中的两个人,现在只剩下我。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发现孤单的时候连缀满星子的银河都变得黯淡无光。但没关系,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没有理由地相信你会来,毕竟这是专属于你我的地方,是你我相遇的地方,是你说自己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地方。那么我便相信你不会走远。

你不会忘记那天的,并且会像我一样把那个日子铭记于心。

那天晚上你的话格外少,只是静静地望着这一片黑寂的天空。天上星星少得可怜,风拼命地吹着。星辰干瘦又摇摇欲坠的样子让我有些心疼。但我没说话。你知道的,一直以来我都在扮演那个倾听的角色,而我也已经习惯了听你讲述的一切。

我们就这样并肩坐着,风吹过山谷带来一阵阵悠长的声音,那声音听得我有些淡淡伤感——可我不知那伤感自何而来。

远方开始显露出淡青的颜色,那是黎明前的预兆。通常这时我们就要分开了,但今天没有。因为你说想要看天亮的样子。

天边开始渐渐散出金光。时辰尚早,故而这光并不热,但也能勉强驱走身上积了一夜的寂冷,带来些许温暖的感觉。我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向你,你苍白的脸庞在这金光的映射下显得红润了许多,但那眉宇间淡淡浅浅的伤感却让我知道你心中并不快活。

我们就等着那太阳升起,跃过海平面,穿过地平线一直升起来,直到天边朝霞 满布。你轻轻说了句我要走了,便慢慢离开。我望着你渐行渐远地背影,心中有些落寞,却又不好说什么,只应声算是答话。谁知这便算是离别。

我相信这场分别不会太久,所以我等,等那银河向我心坎上倾泻下来。

上一篇:马珮文:十四届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十佳”小作家
下一篇:时潇含:十四届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十佳小作家”

媒体链接
友情链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