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金阁 > 现代精品 > 小说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冰心:三年 2016-03-02 10:45:01  发布者:丁毅  来源:中国现代微型小说选

 

湖水是凝然不动的如同一缸浓浓的绿酒。湖风甜迷迷的无力的吹着。湖柳,被水熏的被风吹得也醉了,懒洋洋的不时刮起几丝长条来,又困倦的垂下了。柳叶中的蝉儿,从酣梦中断续的发出几声短吟,胶粘的,迷糊的,好似醉人的呓语。

槃自己半卧在临湖廊边的长椅上,心里也懒迷迷的,起不了意想的波纹,只觉得一团的甜,柔,浓,重,压着他的四围,压着他的心身一切。

廊子的那边,放着三张藤椅子,中间一张小藤桌子,罩着细麻绣白花的桌布,上面三副杯盘,几碟子细点,一瓶红玫瑰花。这都是青睡前亲手熨贴的,她是怎样一个娇柔而可意的妻子呵!

他想到这里,微笑的欠伸一下,她这时正在楼上睡着午觉呢!一朵海棠似的,轻欹在玉碗之中。为着她倦了,为着禁止自己去搅醒她,才独自一人跑到楼下来的。

这湖光,这香气,这心情,好像是三年前海外的一个夏日:——上帝祝福这一天!——那天也是这样粘,这样浓,这样重,只不像今天这样的心思有着!那时自己还在校里,午后睡得昏昏忽忽的,夕阳西下时,霖来了,——上帝祝福这个朋友!——叫他一同泛舟去。霖脸上洗得白净白净的,穿着雪白的帆布裤子,雪白的敞领的衬衣,落霞射在他的身上,如同白莲花一般的英挺妩媚。笑说:你必有了约会?何必又拉上我?”霖笑着从床上扯起他:你猜得对,只是这位小姐不比别人,她是不肯两个人出去的。我就想起你,让你也开开眼!”

整衣换鞋,同霖去了。接到了她,又一同走入街角的一间冰淇淋店里,三人坐下,才敢抬起头来:对面是一件白得玲珑的上衣,衣领上一个圆圆的绿玉的别针,映着那小小的欲笑的红唇,再上去,是一双黑大黑大的眼睛!凝眸时如同不起波澜的黑海,流动处如同空中飞走的黑星……

出了冰淇淋店,上了船,湖上泛到月出,又送她回去,——这一切,都迷迷糊糊的,心里只觉得乱,回来做了一夜白的,绿的,红的,黑的梦!

霖告诉他,她是今年新来的,她的名字叫做青,他们在国内就认识的,不过青是这么一个过分聪明的女孩子,所以他们的关系,在青处处客气之下,至今还是朋友。

此后呢,说来话长,和霖当然还是极好的朋友,可是三年之中彼此都伤过心。一切都委之于青的结果,是青和的交情,渐渐的由朋友而恋人,由恋人而同度蜜月了!

因着这天气,又抱歉似的,想起他好友来了,这时不知霖在哪里。自己给他寄去一张喜帖,从他家里转的,也许收到了罢?……

极清脆的履声,从楼上下来了。刚回过头来,青已走到楼梯转角处。她微俯着那新月般纤纤的身段,用手去理梯柱上盆里的凤尾草。——她已换了一身白到玲珑的衣裙!

站起唤一声!”她抬起头来,衣领上一个圆圆的绿玉的别针,映着那小小欲笑的红唇,一双睡后的光辉四射的眼睛,如同泛着情波的深大的黑海!

倒凝然了。青已燕子似的掠到身边来:你也睡了一会儿罢?楼下倒比楼上凉快。她没有等到的回答,又飘然的走到茶桌旁边去。

只微笑着看着她。青坐下了:该吃茶了罢?我今天请了一位茶客,你猜是谁?”

也走过来:我猜……”

青笑了,笑得清脆:你猜!你猜不到,我昨天在湖边遇见霖了!”

愕然了,一坐就坐在桌角上:在湖边?”

对了,在湖边,就是你同船夫算钱的时候。我先上岸,看见他独自一个在茶桌上吃茶。我告诉他我们在这里,他答应今天下午来,他因为要看医生,先走了,没有见着你。

霖怎会在这里,他不是……”

是的,他是旅行着,在火车上病了,就歇了下来。他也想不到我们在这里,昨天他看见我,显出万分的惊讶。——好,我们又到一处了,可怜的病中的霖,我们可以安慰他,是不是?”

默然,随手从桌上拿起一把小银匙来,玩弄着:他病了,你若体恤他,就不该请他今天来……”

今天?有什么要紧?这会儿太阳也不毒了,他昨天这时候还坐在湖边呢!”

不言语。

你这人真奇怪,霖不是你最好的朋友么?你仿佛不喜欢他来喝茶似的,我们若没有他,还走不到一块儿呢!三年前和今日一样的一天,你记得?”青巧笑着走到NFDD3椅边来。

仍旧玩弄着银匙:太阳毒不毒倒没有关系,一个病的男子比不病的女人还壮呢!——只因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才不喜欢他今天来喝茶。

这是什么年月了,你还存着顾忌的心?你是个得胜者,应当有得胜者的同情与宽大!”

我并没有顾忌的心,从头我就没有顾忌的心。我体恤他,所以不愿意他来领受我的同情与宽大!”

青看着,笑了:你不用遮掩,假若我是你呢,我就愿意我的朋友或情敌,到我幸福的空气中来,我焕发的精神,无声的呼唤着说:看呵,看我们的幸福。’”青说着一转身就坐在的膝上。

轻轻的抚着她,面容却沉寂了下来:青,一个高尚男子纯正的爱情是不容玩弄摧残的,你知道他是怎样的爱过你,你也知道他现在是怎样的怅惘。你的虚荣心,想显出我们的幸福,你的好奇心,想探取他的哀伤。这两种心理,做成了这段温柔的残忍!青,你仍不免是一个完全的女性!”

青急红了脸,站了起来:你不要冤枉我,我请他的时候,就没有想到这些——”

拉住她:我知道——我是想到霖一方面,他是这么一个深情的朋友,又是这么一个坦白的情敌,我爱他,我同情他,——假若我是你,我就不请!”

假若你是他?”

我就不来——至少是今天不来!”

“……”

楼梯边的电话铃响了。

看一看表:是喝茶的时候了,这准是霖打来的电话,你去接。

青忸怩的笑了:我不,你去!”

摇头笑说:是你请的,我不管!”

电话铃响了半天又住了,住了一会又响起来。

只笑着坐着不动,青只得走了过去。

你是青?”

是呀,你怎么还不来,和我都等着你!”

?——今天天气真好,有湖水,有船,和三年前的一天差不多,你还记得罢?”

青看着笑说:是呢,我和刚谈起,巧极了,我穿的也是三年前的那套衣裳。

还带着一个绿玉别针,是不是?——?”

他就在这里,你要同他说话么?”

不,你告诉他——我今天不来了!”

 

1929129日,北平。

 

 

上一篇:欧·亨利:《身价》
下一篇:最后一页

媒体链接
友情链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