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当前位置: 首页 >> 语文资源 > 教学探索 > 写作教学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孙方友:新笔记小说再现辉煌 2015-11-24 15:48:46  发布者:丁毅  来源:中国教育文学网

孙方友对文学有两个贡献,一是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文学城堡,二是再现了笔记小说的辉煌。

                  ——周大新(军旅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家)

 

白话文的新笔记小说是相对文言文的笔记小说的继承与发展,在新笔记小说这个文体上,孙方友可以称为一个开拓者、拓荒者。

                 ——野莽(当代作家)

 

孙方友的《陈州笔记》和《小镇人物》,用文学的形式为我们保存了20世纪中国社会的世道人心,再现了众生灵魂的孤独与痛苦,成为历史的一个缩影,也使颍河小镇和古陈州成为中原乃至中国的文化
符号。

                 ——墨白(先锋小说家,剧作家)

 

孙方友造就了一个精神的陈州和心灵的陈州,成为陈州的品牌。评论家何向阳认为,从某些方面来讲,我觉得中国当代文学评论界对孙方友的评价存在着严重低估的现象,我们对他的研究,跟他的创造是不匹配的,应该引起高度重视。

                 ——刘庆邦(著名作家,鲁迅文学奖、老舍文学奖获奖作家,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

  

孙方友是我国当代笔记小说的重要代表性作家。《陈州笔记》和《小镇人物》,前者以写事为主,后者以写人为主;前者可称乡村社会的“百科全书”,后者则是底层人生的“百姓列传”。也可以说,孙方友的小小说整体来说是卷帙浩繁的百姓列传,是“民间版的史记”,是“老百姓的列传”,不仅具有当下时代的鲜活的特征,其对于过往历史及逐渐消亡的传统行业来说,也是很珍贵的文字活化石,是具有历史含量的可以穿越时空的关于人、人情、人性的永恒版本。

                 ——孙荪(作家、评论家,河南省文学院院长)

 

孙方友新笔记小说选读 (二篇)

 

意外

 

很久很久以前,陈州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

这一天,一群庄稼汉正在地里锄草,突然电闪雷鸣,乌云黑压压地从西北天际飞来,瞬间大雨便倾盆而下。由于雨来得突然,庄稼汉们被浇得东窜西逃,好在不远处有座小庙,最后都不约而同地躲进了庙里。那时候,天地间已似锅底般黑暗,只能听到巨大的雨声。一道闪电划过,世界突然间白森森地吓人。雷声轰轰,如巨龙怒吼。令人奇怪的是,那电那雷只在小庙的周围转来转去,让庙内人十分恐慌。一老者说:“是不是咱这里有人做了亏心事,上天派雷公来抓了?”众人一听,更加心悸,禁不住开始你望我我望你起来——赶巧有电闪来,个个的脸都惨白得吓人,有人耐不住,喊:“是谁坏了良心赶快出去自首,省得连累了大家,让雷公爷爷好下手!”

没人吭气,只有一片沉默。

这时候,先前说话的那老者出主意说:“干脆,咱们都将帽子放在锄把上,一同伸到门外让龙抓,若龙抓了谁的帽子咱们就将他推出去!”众人再想不出比这更好的办法,便齐声应和,一个个将帽子顶在锄把上伸到庙门外。一个年轻后生的帽子刚一伸出去,便脱落在地——众人不顾那后生的求救,硬把他推了出去。不想那后生刚被推到门外,只听一声巨雷在头顶炸响——小庙被一个霹雳劈开,塌落下来——只活了被推出去的那后生。

女匪

 

民国十几年的时候,豫东一带活跃着一支女匪。队伍里多是穷苦出身的姑娘,而匪首却是位大家闺秀。至于这位小姐是如何沦入匪道的,已无从考究。她们杀富济贫,不骚扰百姓。打舍绑票,也多是有钱人家。

女匪绑票不同男匪,她们大多是“文绑”,极少动枪动刀。先派一位精明伶俐的女匪徒,化装一番,潜入富豪之家当女仆,混上半年仨月,看熟了道儿,定下日期,等外围接应一到,便轻而易举地抱走了人家的孩子。然后托中人送书一封,好让主家准备钱财。

这一年秋天,她们又抱了陈州一富商之家的独生子。那富商是城里的首富,已娶了七房姨太太,方生下这一后嗣。七夫人很有学识,见娇儿被绑,悲痛欲绝,几经思索,便给女匪首写了一封信:

 

我愿意长跪在您面前,哀求看在上帝的面子上,把孩子安全地还给我,免除我的痛苦。我以一个母亲和你同属女性的身份,请你三思你所做的事对我全家造成的伤害。我要回孩子的愿望比要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强烈,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来换回我的儿子,请你告诉我你的条件。

 

女匪首看了这封感人至深的信,很是欣赏,一时来了兴致,便回信一封:

 

我不愿跪在任何人的面前,我也不愿别人跪在我的面前。我只请求你看在上帝的面上,把我所需要的东西安全地送给我,免除我的人生之苦。我以一个女性的身份,请你理解你我命运的不同!一哲人说:谁都希望不跟着命运走,到头来,命运却又主宰着那么多人!由于命运之神把我推上了匪道,因而我需要生存和向一切富人报复的愿望要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强烈!我愿意为你保全你的儿子,请你拿出三千大洋来,于本月×日在我随时通知你的地点接回你的儿子!为保险起见,请不要告诉任何人!

 

那夫人接到女匪首的信,颇为惊讶!她万没想到女匪首竟也如此知书识礼,文采照人!她产生了想见见那才女的冲动,当下准备三千大洋,等到匪首的通知,亲自坐船去了城东的芦苇荡里。

女匪首并不失约,等观察四下无动静后,便威风凛凛地出现在一只小船上。大红斗篷,迎风招展,于碧绿的青纱帐中,犹如一朵硕大的红牡丹,映衬出眉目的秀丽和端庄。七夫人惊愕片刻,才发现那个曾在她府上当丫鬟的女匪正逗着她的孩子玩儿,她那颗悬挂的心才落了下来,忙让人亮出大洋,让女匪首过钱。女匪首笑笑,打出一声呼哨,芦苇荡里旋即蹿出一叶小舟,上面有女匪二,各佩枪刀,接过大洋过了数,又箭般地驰进芦苇荡的深处,淹没在一望无际的绿色里。这时候,只见女匪打了一下手势,两船靠拢。那女匪递过孩子,交给夫人。可万没想到,孩子竟不愿找他的生身母亲,又哭又嚎,紧紧地搂抱住了女匪的肩头。

夫人惊诧万分,痛心地流下了泪水,对女匪说:“万没想到,你们首先绑走了孩子的灵魂!”

女匪首大笑,说:“孩子毕竟是孩子,每一个女人向他施舍母爱,他都会得到温暖!尊敬的夫人,这些是用钱买不到的!常言说,生身没有养身重!你想过没有,当你抱走你儿子的时候,我的这位妹妹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夫人抬起头,那女匪正在伤心地抹眼泪,好似有着和她同样的悲哀。

夫人感动了,对女匪首央求:“让这位妹子还回我府当丫鬟吧?”

女匪首望了夫人一眼,说:“由于她已暴露了身份,我认为不太合适!你若想让你的儿子快乐地回去,夺回那用金钱买不到的东西,可以在我们这里住上几日。”

七夫人秀眉紧蹙,毅然上了匪首的小舟……

 

研究借鉴:1.从选录的两篇小小说,初步体会孙方友新笔记小说的特点。2.试分析两篇小说的主题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3.利用假期到街道、乡村走访,收集流传的故事,试写笔记体小小说。

 

(原载于文学校园2015第3卷)

上一篇:王剑:细节之中见精神
下一篇:薛汉忠:让笔下的景物绽放魅力

媒体链接
友情链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