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登录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金阁 > 当代精品 > 剧本 > 教育使我们富有,文学使我们高贵  文学滋养心灵,教育培养智慧
《狗儿爷涅盘》剧本简介 2014-01-20 16:55:36  发布者:南枫  来源:本站整理

狗儿爷涅盘_校园文学-中国教育文学网

作者简介

锦云,原名刘锦云,河北雄县人。中共党员。196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历任北京第八十四中学教师,昌平县四清工作团团员,昌平县崔村公社干部,中共昌平县委党校干部、县委文办主任,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文艺处干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编剧。1963年开始发表作品。198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中短篇小说集《笨人王老大》,短篇小说《在希望的田野上》、《途中》,中篇小说《茫茫口》等数十篇,多幕剧剧本《山乡女儿行》(合作),独幕话剧剧本《毕业前夕》(合作)、《春天的故事》(合作)等。短篇小说《笨人王老大》(合作)获1980年优秀短篇小说奖。现任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剧本简介

作者称这个剧是“多场现代悲喜剧”.所谓“多场”,是它共分十五场而不分幕·它以过去几十年中国农村变迁为背景,写北方一个傍山的小村内发生的故事·整个戏集中描绘的是一个背负中国封建经济及传统文化沉重包袱的普通农民(狗儿爷)的命运·整个戏不断插入狗儿爷的回忆倒叙,加上直入内心世界的独白,时空的流转是很自由的·多场次而不分幕,即是比较接近古典戏曲的“出”的结构,这增加了它灵活流动的特点·

农村土地改革之后,狗儿爷有了自己的土地和牲口,还分得了地主的高门楼,娶了年轻漂亮的小寡妇金花,一家人的生活幸福美满。他开始做起了地主梦,大量收购别人的土地,雇用地主给他写买地契约。他还把地主的私人图章夺过来,声称要改成自己的名字。孰料,农村开始实行合作化,一切生产资料归集体所有。狗儿爷虽然随了大流,内心却颇有不甘,后来,竟然抑郁成疾,精神迷乱。在神思恍忽中,文革中被打死的地主,时常出现在他身边,嘲笑他的地主梦难以实现。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力,狗儿爷独自住在小山坡上,开垦荒地,种上庄稼。无奈,有人又来“割资本主义尾巴”,强行剥夺他耕种自己的土地的权力,致使狗儿爷越加痴迷。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农村实行家庭承包制。狗儿爷虽年事已高,但雄心不减,他的生活希望仍寄托在土地上。而他的儿子却要推倒高门楼,修路开矿。狗儿爷十分愤慨,划着火柴,把自己的土地梦连同高门楼,付诸一炬。《狗儿爷涅槃》深刻地反映了中国农民心理的复杂性,既有“左”的政治运动给他们带来的精神创伤,也有新的社会变革对农民旧有陈腐观念的强烈冲击。在戏剧结构上,采用意识流与倒叙交叉互用的方法构置情节,用心理外化的方法突出人物的深层心理。

这个戏的众多角色中,狗儿爷自然是主人公,疯疯癫癫的他是独特的,可又是几千年农民的积淀与缩影,他跟其他角色之间,可以衍生很多不同层面和深度的关系,值得逐一深入分析, 他和祁永年的关系贯穿全剧,两人既矛盾又统一,是复杂而耐人寻味的, 狗儿爷和金花的关系也十分特殊,狗儿爷的求亲,其后的相分,都有独特的刻划;金花始终对狗儿爷十分关心,也表现了她的情义, 狗儿爷和儿子陈大虎的关系,有非常现实的时代色彩,论者说这个父子间的矛盾比起狗儿爷与祁永年之间的矛盾更不可调和,因此大虎非得要拆掉祁家门楼不可。

现实意义

纵观近些年的话剧作品,脱离现实,经验式写作比比皆是,几乎没有一个鲜活的戏剧形象让观众记住。在戏剧精神普遍萎缩的现状下,不仅让我们想起上个世纪80年代名噪剧坛的话剧《狗儿爷涅槃》。

由锦云编剧、刁光覃、林兆华导演的多场现代悲喜剧《狗儿爷涅架》上演后,人们不仅对这部戏本身产生浓厚的兴趣,同时,也十分希望了解这部戏的作者及创作中的一些情祝,于是,在一个飞雪的中午,记者来到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就观众及本刊读者关心的一些问题采访了这部话剧的编剧—剧作家刘锦云同志。您的剧作《狗儿爷涅梁》_卜演后,在戏剧界和广大观众中引起很大反响,您能否谈谈这个剧本的创作经过?这大概要从我的生活经历谈起了。我出生在河北农村,从小在农村长大,直到卜了大学,假期仍是回农村署家度过。我的许多亲戚至今还是农民,可以说,我这部戏的主人公身上,就有我的一些亲戚的影子。一九六三年,我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又到昌平县的一个公社做农村工作(后调到县委、市委),童年的印象‘我觉得童年的生活积累对于搞艺术的人来说是极重要的)和多年的农村工作经历使我对农民比较熟悉,对他们的生浩、命运、追求都有着较深的了解。特别是五十年代屠,农村“极左”政策对农民的坑害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六十年代,我曾当过一段农村千部,一方而,做为农民的亲尾、乡亲,我和他们一同经历了他们所经历的挫折与贫困。

 

上一篇:《名优之死》剧本简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媒体链接
友情链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